当前位置:808读书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逃命吧作者君最新章节 > 第150章 身高五米,头上长角
加入书架 错误举报
换源:

逃命吧作者君 第150章 身高五米,头上长角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如章节排序错乱或空白错误,请点左上角换源阅读。
      金师太也被他说的有点绕了。

  “爱染明王是爱染大明王的前世,怎么又重生变成了爱染明王?”

  “啊,我说错了,爱染明王重生之后变成了爱染大明王,就是我带回家的那个小女孩,现在对我意图不明的是爱染明王。”秦路明连忙解释道,然后长吐了一口气,朝着黑暗的头顶张望了几眼,“对了,摄政王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根据我的分析,这里应该是一个脱离现实的空间,类似于结界,除了你我没有再见过别人能进入这个结界。”

  就这一点来说,真的可以怀疑金师太是别人伪装的一个什么幻象,秦路明遇见幻象的次数也比较多了……都是安茶茶搞的鬼。

  秦路明到现在也没有完全排除安茶茶搞鬼的嫌疑。

  第一点,今天自己和安茶茶再次发生了冲突,安茶茶完全有可能报复他。

  第二点,姜仙子也说过,秦路明头顶的诅咒阴云覆盖面积极其广阔,约等于一个一级行政区的面积,这是神或者神王的力量体现,那么有这么的力量支撑,现在这种结界也有可能在安茶茶背后支持她的神秘存在能力范围之内。

  第三点,爱染明王和他无冤无仇,来到九州世界要找人麻烦也应该是找齐天大神王的转生啊,他又不是齐天大神王的转生。

  综上分析,如果安茶茶身后的神秘存在就是爱染明王的话,那自己的这些分析就完全都站得住脚。

  金师太没有马上回答秦路明的问题,而是左右观察一番以后,秦路明看到皑皑雪山之谷有金色闪光,金师太胸前绷掉了一粒扣子,一颗浑圆饱满的金色晶石牵扯着她的项链悬浮在空中。

  那晶石中间隐约有火焰在跳动,散发着狂暴的气息。

  “这是上次那个小女孩降临时,召唤来的日冕风暴之精。我在周国的世界历练中时,从未见过如此纯粹而猛烈的力量,具备毁天灭地的威能,尽管因为她昏迷的缘故只是一瞬间造成了破坏,但是那种力量十分让人震惊,所以我将残留的日冕风暴提炼成了这些精华封印了起来。”金师太眉头微皱,“本来只是用作研究,以期知己知彼,但是没有想到反而让我陷入了这个结界。”

  “怎么说?”秦路明认真地看着那颗浑圆饱满的金色晶石,真是太漂亮了,光华闪烁,璀璨夺目。

  他确实只是看着这颗金色晶石而已,尤其是那些火焰,充满着毁灭的力量,偏偏却又蕴含着一种涅槃重生的气息,让他想起了爱染大明王和爱染明王的关系。

  “这是一种标记,就像人类的血脉和姓氏代表着自己的身份。日冕风暴的火焰便是爱染明王和爱染大明王的标记,我身上携带着这种标记,所以当我从黄土梁水坝的结界中走出来的时候,就直接走入了眼前的这个空间……因为不论是爱染明王还是爱染大明王,她们施展的结界壁垒,都会认可我身上携带的日冕风暴的火焰。”金师太冷静地分析着,尽管她也无法完全确定就是这样的原因。

  “很有可能。”秦路明的目光无法从那颗浑圆饱满的金色晶石上移开,“既然如此,那摄政王你能否再原路返回?刚才我正在和爱染明王沟通,但是她可能感应到了你的出现,便再次隐藏了起来,目前她的目的我们无从得知,最好先想办法离开这个结界。”

  金师太的目光从遥远的天际黑幕收了回来,点了点头,她本来就是无意间闯入,因为这片结界将整个黄土梁地区都覆盖了,她便想来看看情况,哪里知道事涉神王,当然要赶紧撤退。

  金师太身上有着一往无前的勇气,可她并不是个莽夫,也不像周南那样连神王都想一战。

  “好,但是我怀疑我们未必能够如愿逃脱。”金师太点了点头,“尽管我身上因为有她们的印记,所以能够无意识地闯进来,但是你既然说爱染明王都出现了,那她可能已经知道我闯入,我要再想依靠着被这个结界认可的火焰标记离开,怕是不会被她允许了。”

  “试试吧。”秦路明也这么想,眼看着金师太将那颗金色晶石收起来,她的衣领扣子自动回到原位,这才收回了自己仰视的目光,纯粹就是觉得摄政王的气质伟岸而让人钦慕。

  “走。”

  金师太说完,伸手揽住了秦路明的腰,轻轻一带,秦路明便像小鸟依人一样被她拥在身旁,然后随着她的纵身一跃,犹如腾云驾雾一般向黄土梁水坝的方向飞去。

  “冒昧了。”金师太能够感觉到秦路明在看着自己的侧脸,便语气温和地说道,其实很少有人知道高高在上的摄政王,治军理政时不苟言笑,严肃的让空气都要结冰似的,但是在其他时候她都很平易近人。

  从贫穷的乡野村落成长起来,也许是幼年的记忆太过于深刻,金师太永远也无法做到,让自己的身心都和帝都的贵族融合在一起,所以只有在面对朝堂和权贵们时,她才是目光凌厉到让人颤抖的摄政王,而私下里她也有作为女人时的温柔,会在意某些男子的自尊。

  说出去肯定没人相信……毕竟没有人会把她当成女人看待,放眼整个周国,能够在身高上和她媲美的都很少。

  旁边这个年轻男子倒是有点奇怪,似乎在他眼里,她作为女人的成份更多一些,既不怎么关注她摄政王的身份,更没有关注她的实力,仿佛他就觉得金师太是一个很能吸引他目光的女性而已。

  真是让人觉得有趣的视角,金师太侧头和秦路明的视线对望了一眼,然后继续看着前方,嘴角微翘。

  “没有关系。”秦路明当然不介意了。

  他其实很诧异的一件事情就是,金师太居然也是穿安全裤的,这种常常被绅士唾弃的发明,没有想到连周国也盛行。

  这是金师太刚刚来到他身边时,他看到她从天而降时发现的。

  秦路明看过很多动漫,那些强大的女性经常穿着裙子在打斗,但是她们都是不穿安全裤的。

  即便如此,走光的场景也很少,除非是面对主角。

  摄政王穿着深红如血的短裙,裙摆和长靴之间的领域纯净而富有女性的柔美,腰间系着层层鳞片精制而成的腰带,紧紧地束缚出巍峨的身姿,几粒圆润的玉石扣子随着身线起伏着,长发像一条条黑亮的绶带垂在身上,她白皙的手臂从宽大的袖子中伸出来,按着秦路明的后腰,让秦路明产生一种这才是神使应该侍奉的女神应该有的样子。

  像那个动不动就给人打印记了,吃了羊肉串裙子底下才不会放鞭炮,用毛笔字在他手心里写“饿”的神王,真是让人难以言喻。

  秦路明有留意到她的袖子特别宽大,柔软的布料上绘满了类似于甲骨文一样的字符,白皙的手臂肌肤和这些文字映衬在一起,散发着女性柔美和文字的神秘性结合在一起的艺术美感。

  “摄政王,你头上怎么长了两个耳朵?”正在打量着金师太的秦路明,忽然发现了一个变化,她的头顶上有两个毛绒绒的耳朵,不像什么猫耳朵那么小小的,也不像精灵耳朵那么尖尖的,倒是有点像……狐狸耳朵。

  “像不像两个马耳朵?”金师太哑然失笑,这个男孩子真是随性,竟然脱口而出,很多人为了保持礼节或者生怕冒犯到她,往往看见了觉得奇怪也未必敢问。

  “不像,一般的马耳朵像一片叶子卷起来的样子,你这个更像狐狸耳朵,三角形的。”秦路明的二大爷喜欢骑马,在青山镇搞了个马场,秦路明也经常去玩,有时候还会和几位叔伯爷爷跑几圈比赛比赛,他对马儿的耳朵当然也十分熟悉。

  “你也说了,那是一般的马耳朵。”金师太抬手按了按自己头顶的耳朵,那三角形的耳朵便不见了,“这个其实是头发做成的形状,并不是真正的耳朵,它能够增强我的感应能力。”

  原来如此,秦路明看到她按那两个头发形成的耳朵,也想摸一摸,不过也就想一想而已,人家可是摄政王,又不是猫猫狗狗能够随便让你去摸摸头,按一按耳朵。

  说了两句话,秦路明和金师太就落在了黄土梁水坝之上。

  这地方秦路明已经来过好几次了,眼看着四周黑暗寂静如泼墨的画卷,秦路明感觉有点不妙。

  “感应不到我们的结界了。”金师太伸出手来,手掌在空中转了一圈,五根手指头跟着旋转,然后从后腰间抽出了一柄长剑。

  秦路明原来也看到了她后腰有一把短剑插在剑鞘里,剑柄和剑鞘加在一起也不超过四十厘米,但是她抽出来以后,短剑便成了长剑,剑刃长度就超过了一米五,但是这样长度惊人的剑,握在金师太手中却依然显得十分协调。

  金师太双腿并拢,左手抽出长剑,交换到了右手,在空中转动了剑身,她的发丝飞舞着,裙摆被不知何处而来的狂风激荡的鼓动,旋即用剑往前方划出了一个十字,两道剑光犹如激射的月牙,顺着脚下的河道一直往前,消失在无边无际的黑夜中。

  正在这时候,秦路明就留意到山脚下有一个淡淡的人影,正在缓缓前行。

  秦路明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周围是无边无际的黑暗,那个人影周围有着苍白的,浅浅的光芒,让秦路明能够看清楚她的模样。

  她的容貌和姜仙子几乎一模一样,同样稚嫩而精致的少女容颜,只是那苍白的颜色和周围的黑暗竟然产生一种融合的感觉,犹如本就是黑暗中的鬼物一般。

  最重要的是,她经过一片树林,竟然比所有的树都要高,仿佛只是跨过一片灌木丛似的,而秦路明记得那是一片正常的树林,他来过几次都经过了那里。

  她的头上竖着两个高高的角……按照那些树木的高度推断,她的身高应该在五米左右。

  身高五米,头上长角!

  这一幕让秦路明感觉极其怪异,蹬蹬后退了几步,这不就是姜仙子所要求的“身高五米头上长角”的形象?

  可眼前这个明显不是姜仙子,那在黑暗中神色过于平静而显得鬼气森森,浑然不似活物的样子,怎么会是裙底时刻绽放着神圣光辉的神烬天·爱染大明王?

  金师太也回过头来,神色凛然地看着那个身高五米的鬼影。

  “来者何人?”金师太横剑站在秦路明身前,对方诡谲怪异的气质,让金师太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危险。

  哪怕是那天亲眼目睹姜仙子的降临,也不是这样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背后寒气凝结的感觉。

  “我看她不是人。”秦路明这才留意到,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头顶的黑夜不再是死寂的黑,那原本应该是银河光芒最为绚烂,恒星最集中的位置,显露出一条更加深邃的阴影,横跨了整个天际,仿佛一道无边无际,连接着异域的深渊。

  “这就是本来应该死去了的爱染明王?”金师太凝视着对方,她的眼眸光华夺目,能够清晰地看到对方的位置,但是当目光集中在对方的脸上,身体上时,却发现不管自己怎么凝聚目力,都没有办法看的更清楚。

  这种感觉十分怪异,仿佛那人站在千里之外又或者一米之外,在自己眼睛里的投影都是一样的图画,不会模糊,也不会更清楚。

  “对。”秦路明走到金师太身前,背对着她说道:“摄政王,对方毕竟是纵横宇内的强者,我希望一会儿她要是没有对你表露出敌意,你大可以袖手旁观。她是冲着我来的,她花了这么长的时间,这么大的阵仗,想必也不是要把我杀了这么简单,我一时半会也没有什么危险。”

  其实秦路明心里也没有底,按照正常人的逻辑确实是这样,这么大张旗鼓地来找他一个寂寂无名的普通人,不可能就是为了杀掉他……相对神王的身份和级别,他这样的当然算普通人,普通人都是强者没有留意到就被弄死的,连背景板都算不上。

  可连活着的姜仙子都不算正常人啊,更何况这个死了的爱染明王?

  他倒是希望摄政王能够救他,可是没有道理要人家犯这么大的风险啊,要对敌的可是一位曾经的神王……可能没有她全盛时期那么强,但是也有可能更强,例如欧阳锋发疯了,也变强了。

  “我要试试。”金师太看着秦路明的背影,伸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这个身高不到两米的小个子男人,竟然站在了她的身前。

  金师太一向是站在最前面的人。

  因为她的身后便是周国。

  如果她不站在周国之前,那么周国就要直面所有的危险。

  周国的皇帝,周国的臣民,都需要她站在最前面,守护着她身后的国度。

  这就是摄政王存在的意义。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