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8读书网 > 武侠修真小说 > 我比天高最新章节 > 第三十一章 世人都爱财与色
加入书架 错误举报
换源:

我比天高 第三十一章 世人都爱财与色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如章节排序错乱或空白错误,请点左上角换源阅读。
      那竹鼠妖离世独居,没有受过什么教育,阅历也少,因此浑浑噩噩,

  但并不是傻子、笨蛋。

  方觉这话一说,配合上语气,它立刻明白:被对方看穿了。

  古怪的笑容凝结在鼠脸上,几根胡须不自然的微微抖动,

  多少有些尴尬,

  但心中是欢喜的:能这么轻松的看穿幻象,这个书生果然是有本事的。

  “夫子……”

  抬起头,正要开口,道明来意,

  忽然一阵惊恐涌起,

  对方的眼神犀利如刀锋,好像一只翱翔在天空的雄鹰,发现了自己这头小小的竹鼠,

  下一刻便要成为对方的爪下尸、喙中肉。

  也合该它倒霉,方觉看破熬鹰图,学会了画卷中的‘精神’,至今也没有多久时间,眼神里还残存着几分金雕的气息,

  这竹鼠只是个小妖,法力神通有限,前几日又吐血受伤,还未恢复,鼠和鹰又是天敌,金雕更是鹰中的王者,双方血脉里便存在着天然的压制,

  因此这一眼之下,竹鼠只觉得遇到了恐怖的天敌,吓得魂不守舍,惊得噔噔噔连续退后几步,

  周围光线一闪,连幻象都维持不住,露出了本体,

  “饶命,饶命,吱是好鼠,吱是好鼠!”

  一只大竹鼠妖浑身瑟瑟发抖,两个小短爪子直晃,不断求饶,浑然没有当初抓野猪、吓母鸡时候的威风。

  更没有之前的含情脉脉,撩拨春意。

  妖怪心思其实简单直接,想吃就吃,想撩就撩,遇到比自己弱的,直接动手,遇到打不过的,自然就求饶保命,谈不上什么欺软怕硬,都是依照本能行事。

  “好鼠?好鼠为何要在半夜三更打扮的妖艳风骚来迷惑我,干扰我读书学习!”

  方觉胆子更肥,连肝都要成脂肪肝了,死死盯住竹鼠不放,厉声质问道。

  竹鼠根本不敢抬头对视,低着头解释说:“姥姥说,这世间男子,就没有不喜欢吃酒喝肉、风**人的,又听你说,要漂亮女人,因此才幻化出这幅模样,只希望先生欢喜,便能传我真言大道。”

  方觉给它这番话说的一噎,气势为之一馁,

  下意识想要开口反驳,可一时间,竟然找不到有力的反驳之词,

  反而觉得,它说的十分有理!

  “嗯,有理有理,没想到,你还真是个知书达理的好妖怪。”

  方觉身子一侧:“既然如此,请进来说吧。”

  ……

  烛光摇曳,人、妖对坐,

  大竹鼠嘴巴开合,连带着用两只短小的前爪比划着,

  方夫子强自镇定,压住心中害怕,表面一副高人模样,认真聆听,不时微微点头。

  大约一炷香之后,总算明白了来龙去脉,

  原来,是‘见性是功,平等是德’这八个字,忽悠住了这个小妖怪。

  这八个字出自六祖慧能。

  作为曹溪禅宗的代表人物,原时空中六祖慧能在佛教的地位极高,柳宗元曾有言‘凡言禅,皆本曹溪’,武宗灭法后,曹溪禅宗,就成为了原时空佛教的主流。

  后世主流对于禅宗、佛教的认知,主要的来源和释义,都绕不开六祖慧能,

  原时空,网络发达,鸡汤、金句层出不穷,各种知识随手就能获得,轻易的接触到大量先贤传承,人们习以为常,

  但是这并不代表这些知识就是平平无奇,没有价值,反而恰恰因为这些话蕴含着深刻的道理,即便是没什么文化的人,一听之下,也能不明觉厉,才会广为流传。

  放在这个世界,镇住一个没啥文化的小妖,自然没有任何难度。

  “还有一事,我要问你。”

  方觉摸着下巴,很认真的说:“又不是我让挖的洞,你何故来寻我报仇?”

  竹鼠诚恳的回答:“只因你长得俊俏,细皮嫩肉,看起来比那当官的更加好吃,因此想先来吃你。”

  “喔喔……原来如此……”

  方觉点点头,对这个答案还算比较满意,气顿时消了许多。

  “既然如此,我就不怪你了,不过食香火,并不是吃蜡烛,日后可不要再去偷盗了。”

  “晓得了。”

  竹鼠点点头,却不太敢再直视方觉的眼睛,学着人类的样子,拱手问:“可是,还有一个疑惑想请教。”

  “你说。”方觉点点头。

  竹鼠大着胆子,抬头,认真的说:“见性是功,是要见自己的本性,若是本心为恶?想做恶事呢?血食好吃,去杀人、吃人,是不是也有功德?”

  方觉心中微微一动,扫了竹鼠一眼,再次生出几分警惕。

  妖终究是妖,思维和行事都很直接了当,并没有人类的顾忌,也不会遵守人类的道德观念,

  别看这家伙挺好忽悠,现在又是一副虚心求教的样子,可方觉绝对相信,一旦它认为有必要杀人、伤人,绝对不会有半点犹豫。

  这个问题,回答不好,岂不成了送命题?

  稍稍一沉吟,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佛家之中,既有割肉饲鹰的大慈悲者,也有大自在天魔主这样的恶佛,凡事自在而行,做了许多常人眼中的极恶之事,连佛祖都无法感化他,动摇他的意志;

  道家之中,有散布瘟疫害人的瘟神,一个瘟疫,便害死几千几万人,其中很多都是平凡普通的好人;

  但他们依旧能成佛成仙,那大自在天魔,连佛祖都要敬他三分,与之平起平坐。

  为何?

  就是那个八个字。

  但关键是,你得先明白,自己的本性本心到底是什么,

  若你真的是一颗恶心,那就依照本心去做,

  狠起来,连自己亲爹亲妈也害,连自己都杀,一视同仁,那也算是有本事!

  不过嘛,有因就有果,你造了因,便要承担果,比如作恶太多,一道天雷从天而降,或者被高人斩妖除魔,杀了扒皮吃肉,没等到你成佛成仙的那天,就烟消云散,化为灰灰。

  所以,做事之前,一定要想清楚,莫要一时冲动。”

  侃侃而谈,

  君子四艺,算艺第一,不把你两条腿连尾巴都忽悠瘸了,我就不配叫做读书人!

  白毛鼠妖听得十分认真,眼睛瞪得溜圆,不时的微微点头。

  什么大自在天魔,什么瘟神,什么因果,这些玄之又玄的词,在它听来都十分新鲜,好像蕴含着很玄妙的道理。

  “那……那你的本心真性是什么呢?”它又问。

  方觉心想这妖怪还真不省心,问出来的问题,都十分的棘手,难以回答。

  倒是有些灵性,否则想不到这些。

  呵呵一笑,道:“见性立功,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我且问你,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

  竹鼠一时语噻,

  喃喃的念叨着这几句话,在原先的疑问之外,又增加的新的妖生终极难题。

  胡须微微抖动,显得十分烦恼,

  眼睛里,好像出现了一个个不停旋转的小圈圈。

  掉进了这个坑,花上一辈子,都未必能爬出来,

  “烦恼吗?”方觉像是看出了它的心思,笑眯眯的问。

  “额!”鼠妖茫然点头。

  “智慧即烦恼,越智慧,越烦恼,越烦恼,越是有智慧。如此可见,你已然开窍。善哉!”

  方觉满意的点点头,用欣赏的目光望向它:“傻子白痴不但不烦恼,反而往往活得比大部分人更轻松,更快乐,可是,你愿意当一个白痴傻子吗?”

  “不愿意。”鼠妖立刻摇头。

  “不愿意浑浑噩噩,想要求真见性,这便是因;为了求真见性而产生的烦恼,那就是果。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见无数人间冷暖,尝无数爱恨情仇,或许有朝一日,可证菩提。”

  方觉继续忽悠着一些自己都似懂非懂的话。

  竹鼠只觉得更加的玄妙了,不住的点头,小眼睛里冒出希望的光芒:“那……那吱以后可以时常来听你讲课,向你请教吗?”

  “自然可以。”

  说道此处,方觉一颗提着的心,算是放下了七八成,

  但是,为了安全起见,进一步加深相互的‘感情’,温和的问道:“你一直吱吱吱的,可有姓名啊?”

  竹鼠妖摇摇头,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很机灵的说:“人都有姓名,吱却没有,你给起个名字吧。”

  方觉目光落在它头上一撮白毛上,说:“不如就叫做白锦儿,如何?”

  “白锦儿?吱,好听,好听!吱吱,吱吱,吱有名字啦!”

  竹鼠有了名字,快活的打了个滚,浑身冒出一团白烟。

  白烟散去,显露出一个少女身形来。

  这少女和刚才幻化出来的‘美女’,面容十分相似,脑袋上也带了个白毛绒球,只是全方位的小了一号,没有了那种风情妩媚,显得可爱娇憨,像是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

  她朝后退出半步,两手平措至左胸前,右手压住左手手背,右腿后屈,屈膝低头,行了一个万福大礼:

  “老恩师再上,请受弟子白锦儿一拜。”

  饶是方觉两世为人,这辈子又经历过众多诡异事件,即能忽悠全县百姓,也可和一只妖怪侃侃而谈面不改色,心理承受能力和面皮厚度,都已经强悍到了极点,

  可是听到‘老恩师’这三个字出自一个妙龄女妖之口,也是没来由的胸口一滞,眼前一黑,好悬一口老血吐出来。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