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8读书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凰女还朝最新章节 > 第二十一章散场
加入书架 错误举报
换源:

重生之凰女还朝 第二十一章散场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如章节排序错乱或空白错误,请点左上角换源阅读。
      众人见隆昌帝抬手叫福全停下,凤眼微眯,良久吐出两个字来,“继续!”

  宋婕妤接着说道,“如今她已经有孕五月,冷宫衣食不济,周全不得。百般周转之下,托人传信与臣妾,臣妾日夜不得寐,屡次询问暗中调查,最终叫臣妾发现了缘由!”

  “五个月!”淑妃惊讶的失声道,“那岂不是在七月里就有了孩子,事关子嗣,她怎得不早说!”

  张贤妃是生养过皇子,自然明白清楚为母的心意。“大概是想借着万寿节上爆出孕息,给孩子添些福气,也是人之常情。只是,如此一来,当日所言,便没了依据。太子一事,恐怕蹊跷颇多!”

  德妃反问,“臣妾记着当日,丽嫔是可以说话,为何不肯回话。若是当日就将话说清楚,太子何必自尽以正清白!”

  这话说的十分直白,众人都侧目看她,昌隆帝眉中川字骤起,面色不善。

  谢大夫人却不理会这些,加之方才她攀扯萧扬欢,为自己开脱,令她不喜,口气并不那恭谨,满眼浓浓的讥讽,“娘娘久居深宫,各种缘由,未必不知!丽嫔为何不能回话,自然是有人不想让他说话!若是她自己能分辨一二,别说旁的,便是她与腹中子嗣也不必衣食不济,暗中联系表姐帮衬了!想来也是可怜人,只怕这些日子,吃了不少苦头!”

  “你!”被人这样不顾脸面的顶撞,叫德妃满脸怒气,“谢大夫人当真了不得!”

  不料,谢大夫人等的就是她这句话,双膝一软,扑通彻响,笔直跪倒。

  “既然娘娘这样说,妾少不得放肆一回。妾恳请皇上彻查当日之事,不为别的,便是看在孩子们的份上,不叫太子夫妇死后还背负骂名,牵连儿女!”

  此刻众人都不约而同的看向昌隆帝,谢家老太爷是帝师,如今谢大夫人此举,意味深长。而见他面上并无异色,只许久不语,众人心里几番涌动。

  而德妃反被一将,气得浑身颤栗,奈何时机不对,藏在广袖中的手,捏的紧紧,将半寸长的指甲生生折断。

  还是杨淑妃见事情越发严重,起身进言,“无论如何,张丽嫔有孕,总是不争的事实。狸猫太子,请给太医就能查证。臣妾以为若宋婕妤所言非虚,丽嫔与腹中子嗣都不好,早些时候妥善照顾方为上策。至于事情如何,空口白牙不作数,但总有大白天下的时候!”

  张贤妃也附和,“丽嫔生性与宋婕妤一样,都不是爱多生事端的人。臣妾以为,宋婕妤说的未必是假,而且事到如今,总得给宋家和张家一个交代才是!”

  张丽嫔和张贤妃同姓,在深宫中,二人也比旁人多了几分亲近之意。且太子是皇后嫡长子,张贤妃附庸皇后几十年,实实在在的皇后一派。如今若太子一事能昭雪,与他们多有助益!

  虽然张丽嫔的母家在官场上不显,但宋婕妤的父亲在地方是一方大吏。在万寿宴席上的叛乱,在地方上多有余波,宋家父子在地方上镇压余孽,出力不少。这也是张丽嫔出事后,宋婕妤不受牵连,今日能为张丽嫔发言的重要原因所在。

  昌隆帝轻声恩了一下,一双凌厉虎眸扫过众人,最终落在了宋婕妤身上,久到众人以为时凝固的时候,终于听到掷地一声,“查!”

  如此一来,这场宴席便没有了多大的意义。皇上略坐了一会儿,连绱食未用就离开了承欢宫,而众妃和杨家李家的夫人,见状都各自找了理由里来。殿中来宾,剩下的就只有外祖母谢大夫人和徐家嘉清县主。

  谢大夫人满眼心疼的看着外孙女萧扬欢,见对方反而一派镇定,心疼劝慰的话,没有用武之地,“今日无论如何,你们姐弟几个都受了委屈!”

  萧扬欢对她报以温柔一笑,“外祖母不必放在心上,孩儿有皇祖父和皇祖母做主的!”

  送客归来的崔承徽恰好听到了这一句,连声道,“大夫人,咱们承欢宫,取自承欢膝下之意,可见皇上和皇后娘娘的爱护之心。”

  “大夫人许久不见郡王了吧,妾与承徽陪着您去见见,这些日子长了不少呢!”李良娣送别李家夫人,牵着萧扶欢进来。谢家和李家早些年有往来,故而李良娣能在谢大夫人面前说上话。

  谢大夫人心内怅然,也不想在这个当口再说什么,加之确实记挂外孙,便与几人去了偏殿看望廉郡王萧昭祐。

  “满堂宾客兴,满堂宾客散!”嘉清县主徐凝慧瞧着众人做鸟兽状散去,正殿有恢复冷清,露出一抹轻微的讥笑道。

  萧扬欢冷漠的看着渐渐归于平静的殿外,宫人们议论声渐渐小了。遂引了徐凝慧穿过回廊,进了寝殿叙话。

  “这宴席,虽然是皇祖父的意思,可我们姊妹本就还在孝中,如何能宴请宾客!左右都是怠慢,今日一场闹,倒是成全了我么姊妹几个的心意!只可惜怠慢了姑姑。”萧扬欢言罢,对外喊了一声上茶。

  没一会儿,叠翠上了茶,二人在靠窗的罗汉床坐下。

  “没几日安稳日子可过了!”徐凝慧狎了一口清茶,眸光随萧扬欢转至窗外,落到了那几株暗绿色山茶树上,这会儿时节,茶花未开。“不过,若能借此事,将太子冤屈洗刷,倒是一件好事!反正你们姊妹几个的境遇,最差也就不过如此了!”

  萧扬欢勾了勾唇角,徐凝慧话说的没错,何况寒雪覆盖下的究竟是污泥,还是蓬勃的生机,总要铲雪一窥究竟!

  “姑姑,你也觉得父亲是冤枉的?”萧扬欢收回视线,转头看向徐凝慧,声音轻且淡,在细琐寒风吹落雪花的声音众显得那样纤弱。

  徐凝慧看向萧扬欢,她此刻还是一身玉色双绣织锦百褶鸾袍,衬得她同远山上的皑皑白雪一样,冷清又贞静。

  复凝笑喟叹道,“清风霁月一样的人,大抵是不会行此事!正如同你,做事总有一道坎,不能越过。”

  闻言,萧扬欢却半晌没有回话,忆起从前时光,眼中积攒点点泪光。父亲的死,前生今世一直被她搁在心里,时刻不敢忘。今生,总要查个一清二楚。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