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8读书网 > 穿越科幻小说 > 我能把纸钱烧给我自己最新章节 > 第335-336章 为师骄傲过吗?
加入书架 错误举报
换源:

我能把纸钱烧给我自己 第335-336章 为师骄傲过吗?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如章节排序错乱或空白错误,请点左上角换源阅读。
      师堂堂主诸葛谦猛然醒悟:“李真人,莫不是您泄露天机,耗尽了阴寿?”

  “嘶——”

  他这一句话点醒了梦中鬼,潘阳修道时日尚短,很多知识盲区,宋江南、司马刚他们这些老司机却是瞬间明白过来!自从李阿代理掌门之位,便一次次泄漏天机,好处便是一切都在李阿掌握之中,硬生生的把赵真人的死局给盘活了!引得北极天尊出手抓走了黑山老妖,赵真人回归也是指日可待!小到救了潘阳一命,大到灭了黑山鬼国,即便是诸葛重生张良再世也不可能比李阿做得更好了!坏处就是李阿耗尽阴寿……

  李阿身为青城三尊之一,虽然平时不显山不露水,但却是青城的智多星!

  即便赵真人是掌门,平时遇到大事若有不决之时,也会去虚心请教李阿!

  正如宋江南所说,李阿是青城的顶梁柱之一,然而,这根顶梁柱要倒了……

  五大堂主跟李阿都相识几百年了,不禁熟不熟的,此时此刻都心生悲痛。

  兔死还狐悲呢,何况是同门前辈?

  潘阳在明白过来之后也心有戚戚焉,要说他和李阿有多深的感情,其实真没有,哪怕他知道了李阿救过他一命,但那是感激,是感动,不是感情。

  可是李阿代理掌门之位,为青城做了多少,潘阳都是看在眼里的。更别说李阿还救了他一命,这都让他发自内心的尊敬,尊敬李阿这位同门前辈。

  只是没想到李阿竟然阴寿将尽,这实在是太突然了,突然得让鬼难以接受……

  李阿微微颔首:“我真仙无望,苟活千年,临了能为青城做点事儿,挺好。”

  五大堂主都很唏嘘,若是不能成就真仙,其实李阿的现在就是他们的将来……

  甚至,他们多半还活不到李阿这么大岁数,这么一想? 五大堂主更难过了……

  潘阳心里堵得慌:“李真人? 我还欠您一条命呢……”

  “所以我把三尊之位让给你。”李阿微微一笑,他对生死其实看得很淡了:

  “希望你能够代替我? 守护青城。”

  潘阳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眼中不觉便淤满泪水,他想起了他过世的爷爷……

  爷爷去世的时候? 已经瘦得脱了形,好似皮包过头? 但握着他的手很有力。

  浑浊的老眼仿佛有了光彩? 爷爷告诉潘阳:“爷爷不行了,不能看着你成家立业,你是咱们老潘家的未来,可以的话爷爷希望你不要学扎纸……

  “爷爷希望你能够代替我? 好好活着……”

  这个话是爷爷私下里跟潘阳说的? 连老爸都不知道,潘阳也没告诉老爸。

  而爷爷说完这句话,就走了。

  潘阳本来是不想学扎纸的,没想到阴差阳错的,他还是跟老爸学起了扎纸。

  至于爷爷临终的话? 潘阳倒是没有多想,就觉得可能和老妈是一样的想法。

  毕竟在社会上很多人看来? 扎纸匠这份工作,哪有律师医生公务猿风光?

  总之? 潘阳没有理由拒绝李阿,点滴之恩当涌泉相报? 何况是救命之恩?

  再说? 就算李阿没有临终托付? 潘阳也会守护青城的,青城是他第二个家!

  是他愿意豁出命去守护的地方!

  潘阳低下头,沉声道:“弟子誓死守护青城!”

  “好孩子。”李阿心满意足的拍了拍潘阳的肩头:“如此,我便可以瞑目了。”

  李阿一世为人、一世为鬼两辈子算天算地算鬼神,这便是他的最后一卦。

  潘阳和五大堂主都黯然失色,李阿反倒很洒脱,而且心情很好的作歌而去:

  “青史几番春梦,黄泉多少奇才。

  “不须计较与安排,领取而今现在。

  “不亦快哉,哈哈哈哈……”

  潘阳和五大堂主呆立许久,宋江南方才感叹道:“李真人,已然是仙人了!”

  诸葛谦摇了摇头:“可惜泄露天机,折了阴寿,否则李真人该有望真仙的……”

  潘阳默然,他也能感觉得到李阿距离成仙很近了,甚至比赵真人还近一些。

  但为了青城,李阿毫不犹豫的牺牲了自己。

  潘阳知道自己做不到,所以才更为敬佩李阿,或许正因为有李阿这种鬼的存在,阴界青城才能成为鬼修中的泰山北斗吧。当然了,赵真人、宋江南、孙海龙……他们同样也都在为青城无私奉献着。甚至是福利轩那媚上欺下贪财慕势的李清河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也能坚守底线。

  这样的青城,活该千秋万代传承不断!

  ……

  虽说李阿阴寿将尽,时日无多,但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就算李阿真的羽化了,历史的车轮该转还是得转,所以潘阳离开青城去了大义鬼国。

  戴着鬼面,潘阳见到了钟馗。

  一见面,潘阳就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了钟馗。如果钟馗是牛魔王或者黑山老妖那种鬼王,潘阳可能会骗他到地老天荒。但良心让潘阳对他坦白了:“大王,其实我本是青城弟子潘阳,事情是这样的,巴拉巴拉巴拉……”

  潘阳把事情从齐德龙他们下界历练开始说起,只要可以让钟馗知道的事儿,潘阳都没有做任何艺术加工的告诉了他,最后潘阳向钟馗躬身一揖:

  “很抱歉,这件事是我欺骗了你。”

  “没关系。”钟馗很爽快的伸出双手扶起了潘阳:“其实,我已经都知道了。”

  潘阳一怔,抬起头来看着他,钟馗笑得满脸的络腮胡都跟刺猬似的炸起来:

  “否则,我为何要派你去黑山鬼国卧底?”

  “哈?”潘阳吃了一惊:卧了个槽?我原来一直以为只有我这模样的才能忽悠鬼,没想到啊没想到,你钟馗这浓眉大眼儿的家伙也会忽悠鬼?

  “有位古人曾经说过,贪官奸,清官要更奸,不然怎么斗得过他?”钟馗笑呵呵的拍了拍潘阳的肩膀:“不过,我没有看错你,你是个德高望重的好鬼!现在你的阴德已经够了,考虑一下,留在大义城做个鬼王如何?”

  “多谢钟大王的好意,心领了!”潘阳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我是青城弟子!”

  “我懂我懂,”钟馗不以为忤的含笑点头:“但诛邪将军的名号还是你的。

  “有时间就回大义城看看我们这些朋友。”

  “一定会的。”潘阳握住了钟馗的手,忽然想起来又从大袖里取出拘魂幡:

  “钟大王,完璧归赵!”

  “潘兄弟,”钟馗推开了拘魂幡,一本正经的道:“如果不是你,大义城早已覆灭了!也多亏了你,帮我洗清了冤屈!你把拘魂幡还我什么意思?

  “不肯认我这个朋友?”

  “你要这么说我不跟你犟!”潘阳笑了,重新和钟馗握住了手:“谢了老钟!”

  钟馗豪爽一笑:“这就对了!”

  和钟馗、黑白无常、牛头马面他们道别之后,潘阳离开了大义城,飞出百里之外潘阳按落风头,变出个琵琶坐在树杈子上弹起了世界名曲《小星星》。

  不一会儿,有个鬼将风风火火的驾风飞了过来,然后就被《小星星》吸引了。

  “将军?”仇宋怯生生的飞到大树下,仰望着树杈子上的潘阳:“您这是……”

  潘阳笑问:“你去哪儿?”

  仇宋是个老实鬼,老老实实地道:“将军,末将愿为将军鞍前马后执鞭坠镫!

  “您走了,末将自然是要跟随的!”

  潘阳眨眨眼睛:“如果我不准你跟随呢?”

  仇宋便哭丧着脸道:“那末将只有回去继续守城了……”

  “你还回得去吗?”潘阳哈哈一笑:“出来之前你没和钟大王打过招呼?”

  仇宋的眼眶湿润了:“打招呼了,末将回不去了……”

  “行叭,既然你打过招呼了。”潘阳便跳下了树杈子,拍拍他的小肩膀:

  “跟我回青城吧!”

  “太好了!”仇宋眼睛亮了,但旋即又黯淡了:“可是,青城会收留我吗……

  “末将在大义鬼国时,跟青城打过仗的……”

  潘阳笑笑:“我收你为徒你怕啥?”

  “能拜将军您为师我就什么都不怕啦!”仇宋笑得大牙花子都漏出来了,连忙给潘阳跪下,“咣咣咣”磕了三个响头:“弟子仇宋,拜见师父!”

  潘阳就把仇宋拉了起来,带着他飞回青城,哪知道才到山门前就被围上了。

  一群守门弟子见到潘阳,“稀里哗啦”的围上来跪了一地,全都口中高呼:

  “弟子拜见潘真人!”

  潘阳都愣住了:“你们这是干什么?”

  “您还不知道吗?”守门弟子之中领头的,也就是那个之前第一个对潘阳拔剑相向的鬼,一脸崇拜的说:“李真人已经把三尊之位传给您了!

  “他老人家公布了您为青城立下的汗马功劳,原来您为青城做了这么多……”

  其他守门弟子也叽叽喳喳:“没想到除了如意鬼王以外,您还杀了辟暑鬼王、画皮鬼王、神犬鬼王,甚至连琵琶鬼王都是您杀的,真的太强了!”

  “如果不是您,仙界弟子连一个都回不来!”

  “您先后卧底大义鬼国和黑山鬼国,不但找回了麒麟剑,还把七大蜘蛛鬼王交给了上界宗门,虽然您从来没说过,但您一定牺牲了很多很多……”

  会说话你就多说点儿!潘阳笑眯眯的挨个儿拍拍他们的肩膀:“没什么没什么,我是青城弟子,这些其实都是我应该做的,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虽然潘阳说着不值一提,但是他的微笑和拍肩膀都让弟子们感受到了鼓励:

  马屁不能停!

  仇宋激动地道:“师父,没想到您比我想象中还要伟大……”

  “不值一提,不值一提。”潘阳笑眯眯的拍拍他:“低调,你要学会低调。

  “这是为师给你上的第一课,你看为师为宗门做了这么多,为师骄傲过吗?”

  仇宋:“……”

  由于李阿已经归隐,并公开宣布把三尊之位传给了潘阳,潘阳一下就火了。

  不管走到哪儿都享受到了夹道欢迎的最高待遇,比起赵真人都差不远了……

  潘阳忽然就理解了为什么赵真人平时不出门,被夹道欢迎实在是太闹腾了。次数多了之后,潘阳也吃不消了,毕竟他只想做个安静的美男子……

  好不容易把仇宋带到了福利轩,潘阳再次见到了李清河。当初李清河第一次见潘阳的时候大脸拉得老长,动不动就给脸色看;第二次见潘阳时就亲热的称呼他“潘师侄”了,不但给他重新分配了洞府,还给他留了个肥差;第三次见潘阳时李清河亲切的称呼潘阳为“潘师弟”,给他安排了苍冥洞闭关;第四次见潘阳就谄媚的叫潘阳为“潘师兄”,什么事儿都给包办了;这一次见潘阳直接就给潘阳跪下了,口中高呼:

  “弟子拜见潘真人,潘真人万寿无疆!”

  潘阳:“……”

  当初独孤征和铁子以死相逼,李清河都没供出潘阳来,这就是患难之交。

  潘阳又好气又好笑的把他提了起来:“少废话,这是我徒弟,你给安排吧。”

  “包在弟子身上!”李清河跟仇宋点头哈腰:“师兄,您喜欢什么样的洞府?”

  仇宋受宠若惊的连忙比李清河的背更弯一些:“弟子一切听从执事安排!”

  居然敢比我还弯?李清河把背再弯一些:“不不不,您是潘真人得弟子!

  “您有资格优先选择洞府!”

  心中铭记潘阳教的“低调”,仇宋把背还弯一些:“不敢当,还是您来安排……”

  眼瞅着这俩鬼跟夫妻对拜似的,潘阳也是醉了,真不愧是铁骨铮铮李清河……

  把仇宋交给了李清河,潘阳出来劈面撞上一个身披紫袍相貌猥琐的小老头儿,小老头儿一把抓住潘阳的腰带:“臭小子,回来了怎么不来见我?”

  “啊,师父,我收了个徒弟……”潘阳刚想把仇宋介绍给孔真人,孔真人却是没耐心听他说这个,风风火火的拉着他就走:“先去拜见掌门真人!”

  “师父,别拉,开了……”潘阳死死拽着腰带:“等一下!赵真人回来了?”

  “回来了!”孔真人回头瞪了他一眼:“别乱叫,你得给他老人家叫师父!”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